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考古 > 考古探秘

内蒙古吐尔基山采石场中的契丹古墓,到隐藏了多少秘密?

2017-02-17 13:53:36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内蒙古通辽市吐尔基山的一个采石场。随着一声巨响,无数大大小小的山石滚落之后,突然裸露出一片有着明显人工雕凿痕迹的奇异石壁。种种迹象表明:在这石壁的周围,肯定有古人留下的

内蒙古吐尔基山采石场中的契丹古墓,到隐藏了多少秘密?

内蒙古通辽市吐尔基山的一个采石场。随着一声巨响,无数大大小小的山石滚落之后,突然裸露出一片有着明显人工雕凿痕迹的奇异石壁。种种迹象表明:在这石壁的周围,肯定有古人留下的什么东西,而且极有可能是一座古墓。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闻讯,立刻派出考古队赶往现场。

墓棺上的凤凰图案

负责这次考古发掘的,是有着20多年的专业考古经验的所长塔拉。职业的嗅觉告诉他:石壁背后肯定有着不寻常的秘密。果然,很快塔拉就在石壁的尽头发现了一条人工挖掘出的甬道。甬道的出现,完全可以断定这就是一座古墓。果然,在甬道的尽头,有了令塔拉吃惊的发现。

在墓道里发现了三幅壁画图案以及一行难解的文字。经专家鉴定:这是一种已消失了700多年的文字,它属于中国历史上一个富于神秘色彩的古老民族——契丹。契丹人是在700多年前的某一天,突然神秘地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这座恰好正处在契丹人当年疆域内的古墓,其石门背后的秘密,就有可能属于一个一千多年前的契丹人。吐尔基山上这座契丹古墓里的神秘的契丹文字到底表示着什么?因其文字已失传,所有的破译希望就寄托在这扇即将要打开的石门背后。

塔拉决定立即打开这扇神秘的石门。选定了一个日子后,有关人员用绳子拴住石门拽开了它,可不禁让人感到失望:里面还是一个墓道,而且这墓道的一大半被沙子瘀死了,上面仅留着一条一指来宽的缝,塔拉从缝中望去:里面还有一扇木门。考古挖掘还没有全面展开,这里的一切就已散发出一种神秘的气息。可接下来的一个意外发现,让塔拉的心一下紧缩起来:在墓门下面发现好多铜铃铛,有大有小,每个小铜铃里都塞着一个纸卷,打开一看,上面皆是契丹文字。

这个意外事件的发生,让塔拉不禁担心起来:这座一千年前的墓穴是否已被盗墓贼盗掘过了?为尽快证实此事,塔拉决定尽快打开这道木门。可接下来的发现更让他吃惊。

打开墓门那天,塔拉一直在场。墓门一打开,里边瘀的沙层有一米多高。就在人们都往外抬墓门时,塔拉手持一个大电筒往里一照:只见沙子里露出一个鲜红的墓棺头,在这个红色的棺上有一只金色的凤凰。龙凤在当时是一种地位和身份的象征,应该是一种只有皇家才能使用的图案。据此,塔拉判断:这是一座贵族墓葬。

这个意外的发现让塔拉不禁浑身一颤,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。因为他知道:在等级制度森严的古代,凤凰的图案是不能随便使用的,凤凰是皇室女性的标志。难道这个古墓里埋葬的是一位契丹的皇后或者公主?根据史书记载:契丹王朝延续了近300年,前后共有9位皇后、16位公主。那么,眼前凤棺中的会是她们中间的哪一位呢?塔拉急切地要到墓中寻找一件重要的东西。

内蒙古吐尔基山采石场中的契丹古墓,到隐藏了多少秘密?

小墓室里疑云重重

根据塔拉在内蒙地区辽代墓葬发掘的经验来看,辽墓里都有墓制品,而且规格比较高的墓葬,都会有墓志。有墓志就好办多了,就能根据墓志知道墓主人,甚至还没打开墓葬,人们就知道墓主人是谁了。没想到,随着考古发掘工作的深入,越往里走越失望,直到把墓棺抬出来,也没找到一块墓志和一块能说明墓葬者身份的文字。

在这座千年前的古墓里,塔拉没有找到属于这个契丹人的墓志铭。看来,要想解开这个契丹人的秘密,只能从墓葬里的随葬品来推断墓主人的身份了。然而,接下来的挖掘却让塔拉感到疑云重重:墓穴的环境与它的身份不太符。此墓室也就是10平方米左右,两个小耳室。一般像用如此葬具,如此高规格随葬品的人,起码是两室墓、三室墓或多室墓葬,而且造的也相对来说要较为豪华一些。而此墓,给塔拉的感觉是仓促而成,与墓主人的身份和随葬品不协调。

通过墓中的那些随葬品,当时还不能判断墓葬者是什么身份。墓中有一对金杯、一只玻璃高脚杯,还有一组小型漆器。那漆盒上画有团龙和围凤的图案。龙和凤同在这样一个漆盒上,在契丹的贵族墓葬也叫大型墓葬中,曾有过这样的器物。如皇帝的一个侄女——陈国公主墓,她和驸马的合葬墓中,就出现过这样的图案:正面盘着一条龙,四周一圈全是不同造型的凤。塔拉当时想:此墓葬者的身份是否跟他们类似呢?

华美的随葬品和寒酸简陋的墓室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越发使得小小的墓室里疑云重重。要想揭开墓葬者的身份之迷,就必须打开棺椁,这一切才能明了。但因挖掘现场不具备开棺条件,棺椁将被密封,连同所有的文物一起运往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。墓主人的身份和古墓中的种种迷团能否破解,塔拉把希望寄托在了实验室里。大家做好了一切准备,等待着开棺的那一刻。

几天后,开棺的时刻终于到了。可打开棺椁后看到的情景,却是在场的所有人没想到的:里面还有一个内棺。一个素面的正棺,正面有龙和凤的图案,没有底色,不像外面那个彩棺是红的。这是古墓中,人们第二次看到了龙和凤的相遇。塔拉也越来越坚信:墓主人的身份非同一般。

内棺的棺盖被打开了,一千多年前死去的神秘的契丹人,即将显露出来。然而她的真容却被厚厚的华帐所掩盖,秘而不见。塔拉没有贸然掀动墓主人的面纱,他决定先用X光机探察出死者身下所隐藏的秘密。搜索从死者的头部开始,在X光的照射下,一些深深浅浅的阴影渐渐出现了,塔拉看到:墓葬者头上戴的一个不是冠,而是一道金属箍;身上的戒指、手镯以及胸口上的一些随葬品,都看得很清楚。

内蒙古吐尔基山采石场中的契丹古墓,到隐藏了多少秘密?

非同一般的陪葬品

正如塔拉期待的那样,墓葬者身上隐藏着许多的随葬品,都是典型的契丹人的珠宝首饰。突然,人们看到:在死者胸部一些大块的阴影中,夹杂着许多的斑斑点点。随着X光机的移动,斑点越来越多。这个意外的发现,让在场的人不由紧张起来。整个片子中,在腹腔或胸腔的往下部分,里面都是这种分散的大小不均的黑点。这都是些什么呢?大家不得而知。不仅如此,还有尸体的两侧有两条直直的线,大家也不清楚是什么东西。

来历不明的斑点和直线,让塔拉的神经又一次地绷紧了。特别是那些斑点大大小小没有规则,显然不是什么成型的物品,更不是首饰之类的东西。塔拉预感:它们可能和墓葬者的死亡有关。专家们决定:剥离就从这里开始。

当时从内棺里发掘出的随葬品,大多都能说明此墓葬者高贵的身份。清理内棺时,一些戒指、手镯和耳环,证明她是女性。戒指当时仍戴在她的手上。她还戴着一双手套,戒指就戴在手套外面。共有五枚纯金戒指:一只手戴两枚,另一只手戴三枚,戒指上有各种图案。为了怕松动,安葬者还用布把它们包起来,使其不易从手指上脱落,就像现代人的习惯一样:戴金戒指的时候,老人都会缠一些线在上面。这五个戒指的正面,都是一个镶着一块绿头宝石的蟾蜍,截面是玻璃的,五个戒指皆如此;还有一对非常夸张的耳环。

所有的随葬品贵重、华美得令人惊叹,再一次表明了墓葬者的身份非同一般。但令人奇怪的是:那些神秘的斑点,却始终没有显露出踪影,也许它们还隐藏在更深的地方。正当人们准备取出死者贴身的一件衣服时,塔拉万没想到,一个意外正等待着他。

当打开内棺清理墓葬者的骨架,从尸体的领口部位往外拿取骨头时,从第一根骨头开始,大家就感到疑惑:为什么骨头都是黑的?它是怎么变黑的?当时没有过多考虑,只是一根根地往外取骨头。当取到较大的脊柱骨往外拿时,在墓葬者的领口处碰了一下,操作者的手一抖,即掉下一些发亮的东西,一旁有个詹老师即道:水银,这是水银,不要动了。忙叫塔拉过去。塔拉过去一看:确实是水银,一大滴水银掉下去,一下就变成好多亮晶晶的小珠子,在丝织品上来回滚动着。

突如其来的水银,让在场的考古人员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工作。更出乎意料的是:覆盖在厚厚华帐下的墓葬者的面容,让在场所有的人都惊呆了。

内蒙古吐尔基山采石场中的契丹古墓,到隐藏了多少秘密?

日月和水银的诠释

当打开墓葬者头上的那部分时,在场者看到:墓葬者的面部也是黑的。可在墓葬者黑漆漆的头骨上,也流淌着银晃晃的水银。水银是否造成墓葬者直接死亡的原因?墓葬者的身上为什么会有大量的水银?黑漆漆的头骨和流淌着的银晃晃的水银,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联?大家都不得而知。只是水银的出现,使得墓葬者的死因变得诡异、蹊跷。

针对如此情况,当时有几种判断:一是确实因食水银中毒死亡;二是被刺身死,后来灌下水银,用以保存尸体。史书上记载,契丹人有此习俗:一些身份高贵的契丹人死后,葬其者往其体内灌入水银,以此来保存其尸体。可当时塔拉也不好明确判断:墓葬者体内的水银,是造成其致死的主要原因,还是仅是其死后为了保存尸体?如此说来,此墓葬者到底是因生前服水银而亡,还是死后被人灌入水银就不得而知了。

此时,对此墓葬的考古研究似乎陷入僵局。然而,众多的随葬品中有两样东西引起了塔拉的注意:或许这就是破解谜题的关键?这是缝在墓葬者最外层衣服上,一对形似太阳和月亮的器物:太阳在左边,月亮在右边,都是缝在肩夹骨稍后之处。见此,塔拉不由想起一个从事呼伦贝尔萨满研究的朋友,送给自己一本其新近出的书中的一些内容。其中在说到萨满服饰部分,作者描述道:萨满巫师的装束,最外面是一件左日右月的坎肩。就是在这个坎肩的肩背面,左边绣一个太阳,右边绣一个月亮。朋友书中所述,跟眼前墓葬者的情况完全对上了:她最外层衣服上的肩后处,就是左边缝了一个金太阳,右边缝了一个银月亮。

根据中国宋代史书记载:契丹人信奉着一种叫萨满的神秘宗教,而萨满巫师通常是由女性来担当的。这个神秘的契丹女人的身份,也的确像专家们所推测的那样:是个萨满巫师。而这段离奇的考古经历,对了解契丹这个民族,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。

考古学本身就是用实物来补充历史材料。目前在国内所发掘到的较为完整的契丹贵族的较大型墓葬,这个吐尔基山辽墓是第三座。其它的大部分不是早期被损毁,就是近期被盗掘。大家都知道:每一个朝代的史书都是由后人补充完善的。辽史是一部不完整的历史,其中错误很多。从考古人员挖掘的墓葬中,一些墓志的内容都能为辽史填补好多东西,为修改辽史起到很大的作用。所以,每一座完整的较大型的契丹墓葬,都是当年契丹的一个真实的历史片断,值得今天的我们关注和珍视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