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考古 > 考古探秘

受丝绸之路影响形成的胡姬酒肆文化

2017-07-24 18:36:37 来源:  作者:
摘要:《唐会典》载,唐王朝曾与三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相通使交往,每年取道丝绸之路前来长安这个世界最大都市的各国客人,数目皆以万计,定居中国的,单广州便以千计。丝绸之路的繁盛使大唐都

《唐会典》载,唐王朝曾与三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相通使交往,每年取道丝绸之路前来长安这个世界最大都市的各国客人,数目皆以万计,定居中国的,单广州便以千计。丝绸之路的繁盛使大唐都城成为各国商人、使者、留学生、僧侣、传教士、旅游者的聚集地。唐时长安的酒肆业居全国之首,城内酒肆主要分布在东西两市和东门、华清宫外阙津阳门等交通要道一带。长安城外的灞陵、虾蟆陵、新丰、渭城、冯翊、扶风等地也有众多酒肆。

史料记载,当时长安城里的胡人酒肆多是中亚各国和波斯人所设,主要开设在西市和春明门到曲江一带。胡姬一词古人诗中常指在胡人酒店中卖酒的年轻女子,就始于唐朝。文人最爱去的就是胡人酒肆,当时人称他们为“酒家胡”,请的都是地地道道的洋妞——胡姬,没钱饮酒可赊账,胡姬貌美如花,比苏州出来的“吴姬”更有气质,她们有异域风情,有才有艺,温柔热情,令文人为之神魂颠倒。

受丝绸之路影响形成的胡姬酒肆文化

胡姬招揽顾客的手段:一凭异国情调的美貌,二凭高超的歌舞技巧。胡姬表演的歌舞主要有《胡腾舞》、《胡旋舞》、《柘枝舞》,最为流行当属胡旋舞。

白居易《胡旋女》诗:胡旋女,胡旋女。心应弦,手应鼓。弦鼓一声双袖举,回雪飘飖转蓬舞。左旋右转不知疲,千匝万周无已时。人间物类无可比,奔车轮缓旋风迟。曲终再拜谢天子,天子为之微启齿。胡旋女,出康居,徒劳东来万里余。

受丝绸之路影响形成的胡姬酒肆文化

胡人酒肆里的洋酒胡人酒肆里售卖的酒类有来自吐鲁番的西域名酒“葡萄酒”、还有来自东南亚的“三勒浆”等。据唐苏鹗《酉阳杂俎》记载,“三勒浆”是以椰汁制造的。大批的文人墨客也在胡人酒肆留下了不少的诗作:酒仙李白《前有樽酒行》写到:“胡姬貌如花,当垆笑春风。笑春风,舞罗衣,君今不醉将安归?”贺朝在《赠酒店胡姬》描写道:“胡姬春酒店,弦管夜锵锵。红毾铺新月,貂裘坐薄霜。玉盘初鲙鲤,金鼎正烹羊。上客无劳散,听歌乐世娘。”李贺也在《龙夜吟》里描写了胡姬歌声的动听传神,“卷发胡儿眼睛绿,高楼夜静吹横竹。一声似向天上来,月下美人望乡哭。”胡人酒肆多设在城门路边,方便人们送友出门在此饯行,岑参的《送宇文南金放后归太原寓居因呈太原郝主簿》就曾写道:“送君系马青门口,胡姬垆头劝君酒。”就证明了这一点。唐人西送故人,多在渭城酒肆中进行,留下了许多渭城酒肆饯别的名句,如王维《渭城曲》云:“渭城朝雨浥轻尘,客舍青青杨柳春。劝君更尽一杯酒,西出阳关无故人。”从现有文献来看,出入胡姬酒肆的主体是文人。尽管胡姬在当时特别引人瞩目,但她们远离故土,为人调笑,那种繁华散尽之后的凄楚可能是很多人无法体会的。唐代的诗人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,无名氏的《琵琶》是这种愁绪最好的注脚:“满坐红妆尽泪垂,望乡之客不胜悲。曲终调绝忽飞去,洞庭月落孤云归。

热门推荐
返回顶部